賽斯說: [核心信念]

「核心信念」
就是你對自己的存在所抱的強大觀念。
就是你據以建造你的人生的那些信念。

只有「核心信念」才有足夠的強度:
能使你的感知集中在某個焦點, 因而你由實質世界中,只感知那些與它相關的事件。
能從你廣大的內在知識寶庫裡,只抽出那些切合它的組織的事件。

你們會把自己以一個特定的方式去看,它可以是你的性別角色或職業角色,
你會強調某一個特質在所有其他之上。
這種集中是非常好的,如果原先的觀念隨著你的經驗繼續擴大,而它的本身又沒有給你很大的限制。

但如果你對你自己的概念一直看作是個母親,那它也許會排除掉你作為太太的身分,
否定你其他的許多興趣而阻止了你的人格在其它方面擴展。

〔核心信念--舉例說明〕:
「我是個負責 的母親。」
你對「負責」有什麼樣的想法?
 --你可能開始只透過那個核心信念去看所有的實質資料?
--你不再以赤子之心、
  或一個獨立個體的沒僵化的好奇心去看這個世界?

核心信念-- 「我是個負責的母親。」

如此一來,你難免自絕於很多的實質經驗之外
而根據這概念的強度和頑固程度,以及你是否願意處理它,
你又會心電感應式地吸引與這個僵化模式相合的無意識資料。
使你的人生更窄?
任何種類的資料全都看不到?
除非它觸及了你做母親的生活?

核心信念-- 「我是個負責的母親。」

這個概念很容易把你導向與責任有關的其他心靈結構去。
你也許會認為,除了由作父母的立場外,
由其他立場來看任何一個情況都是錯的。

如果你對自己夠誠實,你終究會找到「核心信念」。
許多個其他的附屬信念,先前看來似乎彼此不相干的,
現在也該很明顯的現形為核心信念的分枝
一旦你了解核心信念原來是錯的,其他的也將消失。

只有在你把核心信念當作是「生命的一個事實」,而非「對生命的一個信念」時,你才看不見它。


核心信念
只有當你如此全然地與它認同,而被它牽著鼻子走時,你才看不見它

你所抱持的某些「基本假設」,其實也是核心信念
對你而言,它們彷彿是「定義」,它們如此地成了你的一部份,致使你把它們認為當然


如果你把這些核心信念當作是行星,那麼你其他的概念就繞著行星運行。
可能有一些「看不見的信念」也可能有一、二個看不見的核心信念。

舉例來說,當你研究你自己的概念時,你似乎無法回答的問題,
就會使你懷疑是否其後有這種隱形的核心信念存在。
它們是可以有意識地得到,你可以由你自己的情感開始,
或由那些變得最容易觸及到的信念開始。

順著這個比喻說,這個看不見的核心信念就會躲在更亮更明顯的「行星」之後,
然而卻可以藉著它們對你和在你的「行星系統」內其他可見的核心信念的影響而顯出來。

賽斯說: [橋樑信念]

橋樑信念-1

當你檢查你的概念時,你會發現即使一些顯然彼此矛盾的也有其相似處
而這些相似點可以用來連接信念之間的空隙--即使那些看起來最相反的信念。

橋樑信念-2

因為你是持有那些信念的人,
可以說你會以你將會認出的某種特性給它們蓋上戳記。
這些特性本身會露出來作為橋樑信念
它們包含了很大的動力和能量。

橋樑信念-3

當你發現它們是什麼時就能在你自己之內找到一個統一點
從那兒你可以較客觀的看你自己其它的信念系統。

[橋樑信念--舉例-1]

魯柏把生活建立在自己是個作者這個核心信念上,
他鼓勵那些可以加強這信念的衝動,而阻止那些不加強它的。
在靈異經驗開始後,當魯柏被別人  認作是一個通靈者時,他就生氣。
但魯柏也相信他的靈異工作,並對它有完全的承諾。

[橋樑信念--舉例-2]

魯柏發展了一些身體的病癥,他看見了它們是如何完美地反應出他對自己內在形像。
直到他了悟到寫作面靈異面每一個都想寫作而這就是那個橋樑信念
用到這個橋樑信念,他現在才開始融會新的可用的能量。

與這些橋樑信念相連的情感可能真的令你吃驚,
但站在這些有統一作用的橋樑上,你可以自由的讓這些情感很快的流過去,感覺它,
也許你頭一次覺察到你信念中的那些情感的來源,而不再怕被它們席捲而去。

你可以向自己建議讓這種橋樑信念露出來,有意識的概念本身代表一個對意圖的聲明,
彼此融會得很好的各種核心信念不會給你互相矛盾的自我形象

融會得很好的各種核心信念&互相矛盾的自我形象
現在在這二者之間有所不同:
 
一個是自由地實驗並且享受不同樣式的衣服的態度和行為,
另一是發現自己「失落」在想改變你的外表、態度與行為的一種強迫性心態裡。
後者常常涉及相反的核心信念,它們把你交互的拉向不同的方向。


這些相反的信念是相當有意識的被持有, 彼此卻被分得很開,因此它們就沒有辦法被協調:
那些最試著去做「好」的人,想要做好,是因為他們對自己基本的價值沒把握;
那些談到它們具有年輕的身心的人,這樣做是因為他們很怕年老;
許多叫嚷要獨立的人,是害怕他們基本上是無助的。

不同的信念引起不同的一群情緒
有時候,某一情緒看起來似乎沒什麼道理,
如果你沒容許它們與你心目中所可能持有的一些相反概念自由地連接起來時。

相反的核心信念:
常常被誇張的相反情感也會很明顯。
 一旦你了解了這個,就不難看看你的信念,
把這些指認出來,而找到一個橋樑來統一彷彿的矛盾。


夢境,你也許會獲知你的橋樑信念
在夢境獲知橋樑信念:
如果這樣子的話,這個有意識的知識可能在白天突然的冒出來,
隨著這樣一個有意識的了解在你自己內將會感覺到一個和解,雖然夢本身未被有意識的記住。

摘錄自--《個人實相的本質》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