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你的經驗之前的那些內在運作,
將發生在「架構二」的廣大的精神性影棚裏。
在那兒所有的細節將被安排好。

你透過報紙與雜誌而得知有哪些正在上演的戲劇、新聞或其他節目。
你也以同樣的方式得知正在你自己的國家以及全世界具體演出的「節目」。
你決定你想要參與這些冒險中的哪一個--而你就會在正常生活裏或在「架構一」裏經驗到它

具體體驗的世界:「架構一」; 攝影棚:「架構二
舉例來說,在「架構一」裏你們看電視節目,你又許多頻道可以選擇。
你只須輕輕一按換台鈕它就在那兒了,
同時,所有那些背後的工作卻都不為你所知,你將之視為當然。


想像具體事件以同樣的方式發生,也就是你選擇了現在你經驗螢幕上的那些事件。
就像在觀看一個節目之前,你並不知道在電視攝影棚裏所發生的事,
因此,在體驗具體事件之前,你也不知道在創造性的實相架構裏所發生的事。
具體體驗的世界:「架構一」;
攝影棚:「架構二」

演員造訪選派角色的經紀公司,因此他們知道哪些戲需要他們的服務。
在你們的夢裏,你們造訪「選派角色的經紀公司」,因此你知道那些正在被考慮要實際製作的各種戲。

如果有人對那戲劇顯出足夠的興趣,如果足夠的演員去申請演出,
如果累積了足夠的資源,那齣戲就將會演出。
有災難片也有教育節目、宗教劇正在計劃中。
所有這些都將以十分成熟的面目出現在物質世界裏。

《灰姑娘》童話故事:
這故事一直對兒童有吸引力,因為他們認出在其後的合理性。

《灰姑娘》童話故事:
那個神仙教母—是「架構二」個人化了裡的成分之一個具創造性的人格化
--因而是「內我」的一個人格化,起來幫助肉身的自己而回應其願望,
甚至當這肉身自己的意圖,看來也許並不切合正常人生的實際架構時


1.每一件精神性的行為都被印在「架構二」的多次元螢幕上。

2.那個螢幕是所有的人都能看到的,而在其他意識層面,尤其在睡眠與做夢的階段,
   那個內在實相的事件就與你醒時的具體事件一樣的永遠存在,而且很容易接觸得到

那些好像發生的巧合、偶遇、未預期的事件:

--所有這些之所以來到你的經驗裡,都是因為你以某種方式吸引了它們
即使它們的發生,可能好像有不可克服的抗力。那些抗力--那些阻礙--在「架構二」裡並不存在

在「架構二」的創造性氛圍裏,意圖是為人所知的。沒有一個行為是隱私的。
事件的發生是個人信念、欲望與意圖之結果,沒有「不期而遇」這回事
沒有任何死亡也沒有任何出生是偶然發生的

那些你看起來像是偶然或巧合的事,
實際上卻是活躍在「架構二」的心理實相裏令人驚異的組織與通訊的結果

思想有我們暫且名之為電磁屬性的東西。
你們的思想與別人的思想在「架構二」裡混合與配合,創造出那集體模式,它形成在世界事件背後的整體心理基礎

在「架構二」裡,思想即刻形成模式。
它們是在那個心理環境裡的自然元素,它們混合、融合、並組合以形成
~組成事件的心理細胞、原子與分子。

以簡單的說法,你的身體在 「架構二」裡有一個看不見的副本。
不過當你活著的時候,那個副本是與你自己的肉體組織連在一起的。
以同樣方式,你的思想在「架構二」裡有一個實相。
 而只為了說一個有意義的比喻,思想可以說是物體的相等物

在「架構二」裡思想與情感比物體在物質實相裡要重要得多。

活著是很容易的--如此的容易,以致雖然你活著、休息、創造、反應、感受、觸摸、觀看、睡覺和醒來,
你卻不必努力去做那些事。
由你們的觀點,它們已為你做好了。它們在架構二已為你做好了

在有意識的層面,並且只用你自己有意識的「儲備」,你無法維持你的身體活上一小時。
你把那些細節視為當然--呼吸、營養與排泄的內在運作、循環以及保持你心理上的連續性。
所有這些都在架構二裏替你照顧好了。 每一件事都為你的利益在運作。
的確,常常當你變得對你的身體愈關切的時候,它的運作就愈不順利。

你的身體一直不斷在「架構一」裏得到補充,就因為它同時存在於「架構二」裏。
一個人永遠可以從「架構二」得到新的資料與洞見,而身體的確也送出它自己的信號。

你們世界的源頭與自然的源頭是同一個

不只是那些細胞,還有那些組成它們的原子與分子都含有積極的意向,
去合作形成一個身體,去完成它們自己。
它們不只是預設了要存活下去,而且還預設了一種理想化,要導向最好的發展與成熟。
所有那些特性,都在「架構二」裡有它們的來源,
因為在「架構二」裡的心理媒介會自然的傳導創造力。


許多疾病之痊癒是透過了相當自然的方法,
那不只涉及了身體的治癒,而且也運用了其他的事件
--那些跟在幕後涉及的心理成分有極大關係的事件,
而那些相互作用我們必須在「架構二」裏找。

「架構一」與「架構二」顯然代表了不只是不同類的實相,
也代表了兩種不同類的意識。

這個世界的概念、幻想或迷思可能看起來好像與人
目前的經驗距離非常遙遠—但所有你們所知或所經驗的,其源頭都在「架構二」的那個創造性的存在次元裏

「架構一」與「架構二」

把這兩個架構或意識狀態想做被「為區分的區域」連在一起,
而睡眠、做夢及某些出神狀態在那個區域裏活動。
在那些為區分的區域,一種意識不斷被轉譯成另一種,而能量也彼此轉換

想像力的世界,的確是你與你自己的源頭的接觸點,
它的特性與你目前能接觸到的「架構二」裡的特性最為接近。

創造行為最接近「架構二」的作用
因為那些行為永遠涉及了只憑信心與靈感的一躍以及障礙的破除

推理的過程
「架構二」的實相與「架構一」世界裏的實相是以一個不同的方式組織的,
其推理的過程要快得多

推理過程
在「架構一」裏推理過程大半是靠演繹來運作。
內我的推理則涉及了那些經驗的創造性發明。它密切的與可能性打交道。

當你主要對「架構一」付出注意力的時候,
就好像你把一個字俐落的放在另一個字前面來學習造簡單的句子,你並沒有真的學到真正的表達
你的心智並沒有真正的在處理觀念,卻是在處理對物體的簡單感知,因此很少涉及想像力。

對「架構二」的認知會把你由那一點帶到偉大藝術的製作,
在那兒,文字不只用來表現可見的東西,也用來表現不可見的--不只是事實,還有感受與情緒--在那兒
文字本身逃脫了它們順序性的模式,而把情感送入那些不受時空侷限的領域裏。

因果律   二元對立定律
如果你相信如一般人所接受的因果律,或者相信二元對立定律,
那麼你就會被那些定律所捆綁,因為它們將代表你的藝術技巧。
你只會由「架構二」汲取那些適合的東西來結構你的經驗。
只要你執著於一種技巧,你的人生圖畫將多少會顯得單調

(練習)

非常簡單地: 你要某樣東西,你有意識的凝注於其上一會兒,
你有意識地想像它來到可能性的前列,更接近你的現實。
然後你把它像個小石子似地丟入架構二,兩個禮拜盡量不去想它,以某種節奏這樣做。

「架構三」
雖然我們(指:賽斯與魯柏)的相會發生在你們的時間,在你們屋子的具體空間,
但原始的接觸必然是一個主觀的、內在的接觸,一種意識的交會而後被具體經驗到。
 那些接觸本身發生在一個「架構三」的環境裏。
以比喻的說法,那個架構存在得離你們自己的「架構二」更遠一步。

[約瑟的信心]
我有那簡單、深厚的信心,相信任何我在此生所渴望之事皆能由「架構二」降到我身。
在「架構二」裏沒有障礙,「架構二」能創造性的產生我在「架構一」裏想要的每件事。
我不必擔心任何一種細節。我所需要的只不過是對「架構二」之具創造性的「善」有簡單而深厚的信心。


節錄自:《個人與群體事件的本質 》&《夢進化與價值完成 》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