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萬有」不只是所有 性別 的來源,而且是所有實相的源頭,
 在其中的一些裡,你們所認為的 性別 並不存在。
 
心靈包含了女性與男性的特徵。
可以說,這些具有很大的餘地,並以許多不同的比例被一起放在人類人格裡。


心靈不但沒有跟一個性別認同,而且它是較大的心靈與心理潛力的倉庫,
性別的所有各種等級層次都從中露出

心靈不是無性的,卻是被認為是男性和女性的那些最豐富的成分的組合。

人類個性在性與心理上被賦予一種不受嚴格的性別取向所限的自由。
藉由不把人類任何精神的或心理的能力分隔成為兩個相反的集團,這對人類的存活有所貢獻。
除了生殖的實質過程外,這族類可自由地以它選擇的不論什麼方式安排它心理的特性。
沒有另有主張的內在規畫。


心靈既非男性也非女性。

心靈是男性女性,女性與男性。

心靈是各種彼此合作的特性的寶庫,其中包含了女性成分與男性成分。 

你們將人類的能力加以歸類,因此看來似乎你們是男人或女人, 或主要為女人和男人,而其次才是人。
然而,你們的人性首先存在。
你們的個人獨特性對你們的性別賦予意義,而非其反面。


你們所認為的男性自我取向(ego-oriented)的特徵,只不過是族類所鼓勵的那些人類屬性,被帶到前景來,而予以強調。
實際上,你們長久以來用那些做為指導原則來看你們的世界,並形成你們的文化。

你們的神祇變成了男性的、好勝的。你們看見人類對抗自然,及人對抗人。
你們認為希臘悲劇很偉大,因為它們如此堅定地成了你們自己信念的回聲。
人被看作以直接方式與他自己的父親敵對。
 家庭關係變成這種信念的一面鏡子,而那些信念於是當然被當作是關於人類情況的一個事實的聲明。
你們因而有一個非常兩極化的男--女觀念。

那些你們認為是女性的特徵是那些非主要的,因為它們代表人類尋求從中獲得釋放的自然根源。

到某個程度,這是一個具高度偽裝的真實且具創造性的性戲劇,
因為以它自己的方式,人類的意識在玩賭注很高的遊戲,而這戲劇必須被相信。

人類的意識在尋求一種增殖,從它自己的來源形成新的分支。

它必須假裝不喜歡及否定那來源,正與一個少年可能有一陣子為了追求獨立,而避開父母一樣。

在所謂的希臘與羅馬文化開花之前,意識還沒達成那種專門化。
有很多男神與女神以及神祇,在其天性裡,女性與男性的特徵相混合。有半人半獸的神。

這些改變首先在人的神祇故事裡發生。當人類將其自身從自然中分離,動物神也就開始消失。
人首先改變他的神話,然後改變反映神話的實相。

在那之前,在性表現上有很多餘地。 如你們所說的男同性戀或女同性戀的關係,相當自由地存在,並且是同時存在。
不論有沒有性的表現,這些被認為是中肯的,而形成了如兄弟姊妹般的、強有力的結合。

你們的心理測驗只顯示給你們目前的男與女的畫面,自幼便以特定的性的信念培養長大的。
當然這些信念自幼即灌輸給孩子,使他們在成人時以某種模式來行事。
男性彷彿在數學難題及所謂邏輯性的精神活動上表現較佳,
同時女性在社會的脈絡、在價值的發展與個人關係上表現較佳。
男性在科學上表現較好,而女人則被認為直覺較強。

這是習得的行為。

所謂兩性戰爭,起源於你們加諸自己天性上人為的分割。

心靈的實相是超過這種誤解的。 它的本來語言常常逃過了你,它是與大致可稱為「愛的語言」的東西密切相連的。

許多被他們自己及他人指為同性戀者的男人,想要做父親。
他們的信念及你們社會的那些信念,令他們想像他們必須一直是異性戀者, 或同性戀者。
許多人對女人感到一種欲望,而那也被壓抑了。

你們的男性或女性取向,以一種你們不了解的方式限制你們。


因為加諸女同性戀或男同性戀上的暗示,許多十分好的非性關係(nonseual relationship)被否認了。
被他們自己或社會為不是異性戀的人,也被排除於許多異性的關係之外。
被這樣指認的人,常常只因被迷惑所驅使,而只透過性行為來表現他們的愛。

在人口過剩的時代,所謂的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的傾向會浮到表面--- 但也有以其他非肉體的方式來表現愛的傾向,
以及大的社會問題及挑戰的浮現;以使男人和女人能投入他們的精力。


女同性戀和男同性戀,如他們目前所經驗的,也代表自然傾向的誇大版本,
縱令你們對異性戀經驗的版本也是誇張的。

你們所認為的女同性戀或男同性戀的活動,在生物學上或心理學上來說,是十分自然的性的表現。

在更「理想的」環境,這種活動會盛行到某個程度,特別是在主要的生殖年齡之前或之後。

一個男人愛一個男人,以及一個女人愛一個女人,是與向異性示愛同樣地自然。
就彼而言,雙性(bisexual)是更自然。那樣才是人類「自然的」天性。

你們已把愛放入非常確切的分類裡,因此只在最受限制的條件下,它的存在才是對的。
愛走入地下,卻以扭曲的形式與誇張的傾向湧出。

在不同的時代,你們為了不同的理由遵從這條路。

沒有哪一個性別該受責備。
你們性的情況,只不過是你們意識的情況的一個反映。

理想地說,男性成人與女性成人會在性的表現中感到愉悅,而找到一個全盤的取向,
但也會沉浸在一個更大的心理與心靈的身分裡,這身分經驗並表現出所有偉大的人類與心靈的能力,
那是濺灑過任何人為分隔的。

性的表現被認為是男性的,同時愛的表現卻不被認為是男子氣的。

於是,在某個程度,男人感覺被迫分隔他的愛的表現與他的性的表現。

這個重大的分隔曾導致你們主要的戰爭。
男人把他自己與愛和性的共同基礎分離太遠,以致被壓抑的能量以那種侵略行動---文化強暴與死亡---出現,而非生育。

---你們曾企圖強使愛的表現出之於純粹的---或非此不可的---性取向。

---同性之間,一個親愛的愛撫或親吻,通常不被認為適當。這禁忌包括大部分和人體有關聯的觸覺。

---觸摸被認為如此基本是性的,以致別人對你身體任何部分最無害的觸摸,都被認為有潛在的危險。

---一方面你們在用到「性」這術語時又太過特定化,
但另一方面,你們感到,如果讓任一種親愛發生的話,它必定自然地導向性的表現。

你們的信念使得這可能發生的性事件,顯得像是一件事實經驗。

愛與性被視為相等,明顯的衝突升起了。 母愛是唯一被認為健全的一類。
一位父親能為了他對孩子的愛而非常有罪惡感,因為他被訓練去相信愛只能透過性來表現,不然就沒有男子氣概。



基本上,沒有清楚的、固定的、人性的或心理的特徵是特屬某一性別的。

任何時候,從事任一種藝術的偉大藝術家,直覺地感覺到超乎特定性別的一種私人的人性。
只要你把本體與你的性別視為相等,你就限制了個人和人類的潛能。

在你們目前的架構裡,因為男--女的專門化,你們採取男性的取向,暗示自我是男性,而心靈是女性。
於是你們把很大的區分強加在你們自己身上。

知性彷彿是與直覺分離的。


男性科學家常常恥於用他的直覺,因為那不僅看來不科學,同時還是女性化的。
「不合邏輯」是一種科學的犯罪---因為它被認作是女性化的屬性。
科學遵循了男性取向,變成了男性取向的典型。
它把知識與情感分開,把了解與認同分開,強調性別而非人性。

愛與奉獻大半被看作是女性的特徵,社會、教會及國家組織則被看作是男性的。
這倒不是把男性與女性視為平等的問題,而是在每個人之內的男性與女性成分都應該被釋放與表現。

有些科學界的人,設法融合所謂的女性與男性特徵。
當他們如此做時,似有的敵對和矛盾消失了。
他們比較容易結合理性和情感,直覺與知性,而在如此做時,他們發明了能調和以前的矛盾的理論。
他們統合、 擴展、創造,而非分化(diversify)。

在科學界,愛因斯坦是這樣的一個人。他以這樣一種方式感覺到他自己的人性,以致他高興地利用被認作是女性的特徵。
特別是在年輕時,他反叛了男性取向的學習與取向。
這反叛是心理上的---即是,他在性活動上維持了一個可被接受的男性取向,但他不肯用此種無稽來限制他的心智與靈魂。
全世界都感覺到他偉大的直覺能力以及他的奉獻的成果。

任何對自身的深層探討都會引導你進入推翻有關性的傳統信念的區域。

你將發現一個本體,一個心理上或心靈上的本體,在你們說來既是男也是女,
在其中每一性的那些能力都被加強、解放及表現了。

它們也許在正常生活中沒被這樣解放,但你將遇見你自己實相的更大次元,而至少在夢境,瞥見那超越了單性取向的自己。

如果你想有一天能超越你所涉及的世界那似乎敵對的架構,這種了解是必須的。

在許多例子裡,一個人在兒時或老年,常被容許更大的個人自由,而性角色更具彈性時,會更真實地符合他自己的本體。

過度特定的性取向,反映出意識裡一個基本的區分。
它不止把一個男人從他自己的直覺和感情,或一個女人從她自己的知性,分開到某個程度,而且有效地提供了一個文明。
到某個程度,每個人都在與心靈打仗,因為一個人所有的人的特徵必須被否定,
除非它們符合那些對性認同來說被認為是正常的特徵。

在日常生活裡,你多少在實際的存在裡做成性的諷刺性模仿。

你不了解真的女性或男性是什麼,反之,你被迫貫注於一種淺薄的變種。
結果是,性的分裂的反映沾染了你所有的活動,但最要緊的是它限制了你的心理實相。


你們曾試圖把精神與情感的特徵在兩性之間分割,強迫形成一種樣版式的行為。
具直覺能力或某種藝術性天分的男人,常因而自認為同性戀者,
不論他是或不是,因為他情感的和精神的特徵,似乎更適合女性而非男性。

假裝你是相反的性別。當你碰到一件涉及傳統性別觀念的事之後,做這個遊戲。
問你自己,如果你的性別不同,你目前的信念有多少會不一樣?


發明能力、好奇心、智巧等品質,不能只被配給一種性別。人類若有那樣的區分,早就無法倖存。

男---女、女---男的取向,並沒像你們目前的經驗那樣的分開。

它不像你們所假設那樣地與心理的特徵相繫,它也非如它現在表現的,與生俱來地集中於某個年紀。

你一輩子都是一個個人。一般而言,你只在那時間的一部分運作為一個能生殖的個人。
但在這之前或之後,與性別的過分認同可能導致樣版化的行為,在其中,個人更大的需要和能力不容許被完成。

所謂兩性的戰爭及其分枝,是「不自然的」---在那範疇,同性成員之間的打鬥也不自然。
即使在動物之間,當牠們在自然狀態時,雄性也不會為雌性而博鬥至死。


男人為女人打鬥是不自然的,這是一個純粹文化的、學得的行為。

以我們了解的歷史來說,人類不能承受這種誤用的精力,也無法承受這種經常的敵對。

在兩性之間有顯然的不同,但那些是不重要的,它顯得如此巨大只因你們如此集中注意於其上。


男人和女人都是人類種族的一個成員,這些區分是人類自己放在自己身上的。
它們是當人類實驗其意識的路線時所發生的區分,帶來了自身與其餘自然界表面上的分離。

你的身分根本不依賴你心理上或生理上的性別。

永遠有人自然地尋求為人父母的經驗。

他們每個人並不必要在任一特定時期都是異性戀者。

在生物上與心理上,以某種不為你們社會接受的方式運作是十分自然的。

就你們的定義來說,有些人在性行為上像個男人,而心理上像個女人是十分自然的,
而其他人以相反的方式運作也是十分「自然的」。


你的性特徵代表你人性的一部分。它們提供重要的表達範圍,以及將經驗分類集組的焦點。

個人的創造性傾向,常常在少年期以強烈的方式顯露。

如果在不論哪一個性別裡,那衝動在其表現上與期待於他或她的性別不一致,那麼這樣的年輕人變得困惑了。

創造性的表現似乎與期待的性的標準直接衝突。

生物學上來說,性別的取向(sexual orientation) 是為了綿延種族而選擇的方法。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特定的心理特性附著於那生物的機能。

以你們的經驗來說,身體與心理的明確不同的確存在。但那些如此存在的特性,是由於安排規畫的結果,而非人類自身與生俱來的。


除了男人不能生育的事實外,兩性的能力是可以互換的。

當男孩子被教以要單單地與父親形象認同,而女孩子要與母親形象認同之時,性的分裂(sexual schism)就開始了---在此你們不知不覺地把罪惡感編入了成長的過程。

不論哪一性別的孩子,都會十分自然地與父母兩者認同,任何強制地單單指引這孩子去做這樣一種單獨的認同是非常局限人的。

在此種情況,只要這樣一個孩子對另一方(父或母)感到自然的聯繫,罪惡感立即開始升起。

欠缺一個「合適的」父或母的形象,「救」的孩子比害的要多。

在你們社會裡,因為某些特徵被認為獨屬男性或女性,所以這些自然的傾向越強,這孩子就越被指導去忽略它們。
這種把人格擠進一個性別模式裡的情形,開始得很早。
持續不斷的罪惡感被發動出來,因為孩子無誤地知道,

他自己的實相超越這種簡單的取向。

一個孩子越被有力地強灌這樣一種人為的認同,它所感到的內在叛逆就越大。
心靈以其偉大的稟賦,總是感到受挫,而企圖採取對抗的辦法。


在男孩之內的「她」的確是代表了他人格中沒被表現的一部分---不是因為任何精神或情感的特徵自然地勝過另一些,
而是由於人為的專門化。

這同樣也適用於女人中的「男性」。


當身分被認定主要是性取向的問題時,每個個人都受害。

一般而言,是有一個特定的生物性的大致性取向。

但精神性與情感性的人類特徵,根本不是按照性來分配的。

此種認同把個人切成兩半,因此每個人只用到了自己的一半潛能。

這在你們所有的文化活動上都造成了一個分裂。

轉世的「回憶」必然會使你認識與你現在的性角色難以相關聯的經驗。

那些異性存在是無意識地呈現給心靈的。它們是你人格的一部分。

因此,在如此特定地與你的性別認同時,對於那些可能限制或打破那認同的回憶,你也加以抑制了。

轉世觀念的本身,清楚顯示了性取向的改變,也顯示了一個與他的性取向不同的「自己」的存在,
縱令這個「自己」也是以一既定的性別姿態來表現時。
到一個相當的程度,性的信念要為阻塞了轉世的知覺負責。


你的性的特質是你本質的一部分,但並不界定你的本質。

異性戀的愛,至少如你們所了解的,給你們一個親子的家庭---一個重要的單位,在它四周形成別的團體。

可是,如果只有樣版式概念的男女關係在運作,就沒有足夠力量的結合力或刺激,把一個家庭與另一個家庭鑄合在一起。
男人之間的敵意會太強烈,女人之間的競爭會太嚴重。



一個有任何一種生長---例如,腎結石或潰瘍---的男人,都具有他認為是女性化的傾向,因而有「依賴性」,而同時他又感到可恥。

以一個仿冒的生物性慶典,他產生本來在他身上沒有的東西,在那程度可說是生育。

在潰瘍的情形,胃變成了子宮---充血,生出爛瘡---他藉此詮釋了一個男人想表示女性特徵的一個「醜怪的」企圖。

每個人根本上是雙性的。

雙性暗含雙親性(parenthood) ,就與它暗含女同性戀或男同性戀的關係一樣。
此地,性的遇合是愛的表現的一個自然部分,但它們並不是愛的表現的極限。


自小恥於他們天性中「女性面」的男人,不能期望他們愛女人。

反之,他們將在女人裡看到他們自己實相裡被蔑視的、被恐懼的,卻又負有情感重擔的那些面,
而在兩性關係中的行為也會據以如此地表現。

被教以去害怕她們天性中「男性面」的女人不能期待他們去愛男人。

你們的信念導致你們假設,一個自然的雙性將導致家庭的死亡,
道德的淪喪,性罪行橫流,以及失去了性別的認同。

可是,我上面這一句適當地形容了你們目前的情形。

接受人類自然的雙性,終將有助解決許多問題,包括大規模的暴力、謀殺的行為。


基本上,人類天賦的雙性提供了合作的基礎,使得肉體存活及任何種類的文化交流成為可能。

女同性戀、男同性戀與異性戀都是一個人的雙性本質的合理表現。

人性較廣大的模式要求一個雙性的聯繫(affiliation),允許在性的遇合上有其餘地,
這個餘地提供了一個架構,在其中個人能表達感覺、能力和特徵,
而那是跟隨個人心靈的自然傾向,而非性的樣版。




在此我說的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好比只是給女人更多自由,或把男人從傳統的養家餬口的角色中解放出來。
我不是談論如人目前的「開放的婚姻」,而是遠較重大的問題。

異性戀是雙性的一個重要表現,而在性方面代表生殖的能力。

然而,異性戀建立在雙性基礎之上,而人若沒有雙性本質的話,家庭的較大架構---氏族、部落、政府、文明---將是不可能的。


只有一個基本的雙性能給人類所需的餘地,而阻止某種會妨礙創造力與社交的樣版行為。
那基本的性的本質容許你個人能力的完成,因此人類不至於淪於滅絕。
因此,人對他的雙性本質的認識在未來是必要的。

人類的偉大品質: 愛、力量、同情、智力和想像力,不屬於任一性別。

只有對這天賦雙性本質有所了解,才會釋出在每個不論是男人或女人中的那些品質。
當然,那些同樣的能力是每個種族的人的自然特徵。



以上摘錄自 心靈的本質 及 個人實相的本質(賽斯書)

可能不太完全
不過可以好好思考一下
有些地方不好懂
請多看幾次就比較容易了解
下面這句話是我喜歡的賽斯 它 說:

你們每個人擁有在時空裡的一個獨特的、創始性的姿勢。
那是你獨有的,而不管時間的相對存在。
只有當你從你自己的姿勢運作時,你才能幫助別人

創作者介紹

家族排列之道

Namas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